• 首頁 >要聞 >正文

    首鋼:另一種復興

    作者: 曲俊燕 來源:中國青年報2022年06月27日

        6月12日,北京首鋼園,人們在滑雪大跳臺對面的岸邊休息。疫情下,戶外活動受熱捧,首鋼園成了市民游客們周末休閑的熱門目的地。北京冬奧會結束后,首鋼滑雪大跳臺、“冬奧之環”等標志性建筑物持續吸引眾多游人前來參觀“打卡”。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曲俊燕/攝

        2010年12月17日,北京,一名青年工人在高處俯瞰首鋼廠區。這里停產后,他也將面臨重新就業的問題。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鄭萍萍/攝

        2010年12月19日,北京,首鋼石景山廠區最后一座高爐停產,工人們在爐前等候合影留念。這一年年底,首鋼北京石景山廠區鋼鐵主流程全面停產。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鄭萍萍/攝

        6月的北京,走進首鋼園,滑板少女在首鋼滑雪大跳臺下疾馳而過,初學輪滑的小朋友在冷卻塔間的馬路上徐徐前行,年輕人登上“冬奧之環”頂端拍照“打卡”,大跳臺旁的群明湖對岸,男女老少以各自的方式運動或休閑。北京冬奧會結束后,作為比賽場地之一的首鋼園,熱鬧的氛圍始終沒有散去。

        20多年前,這里還是電光火石、機器轟鳴的首都鋼鐵公司。首鋼的前身是始建于1919年的石景山煉鐵廠,近百年間歷經風雨,也見證了工業的輝煌。新中國成立后,幾代工人前赴后繼,在這片熱土上創造了多個全國第一、世界領先。對北京市的工業化進程和全國鋼鐵產業的發展而言,首鋼的存在都可謂舉足輕重。

        2019年4月10日,河北唐山曹妃甸工業區,首鋼京唐公司園區內,幾名在這里實習不到一個月的大專學生站在海邊。他們即將從首鋼工學院畢業,很可能將留在這里工作。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曲俊燕/攝

        2019年4月10日,河北唐山曹妃甸工業區,首鋼京唐公司。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曲俊燕/攝

        這座鋼鐵廠,從誕生以來便與首都發展休戚與共。進入21世紀后,首鋼發生了“從山到海”“從火到冰”的重大轉型,這與北京的兩次奧運會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

        2001年北京申奧成功后,首都環保議題被放在重要位置,城市功能和布局也將進行新的規劃,社會上掀起了“要首都還是要首鋼”的大討論。經過反復磋商,首鋼最終順應大局,決定搬遷。

        這次浩大搬遷計劃歷時約10年。從北京西部整體遷移到200多公里外渤海灣畔的曹妃甸,同時面臨數萬名職工的重新分流安置,這在全球工業史上前所未有。2010年年底,首鋼在北京所有鋼鐵主流程全部停產。石景山下的“十里鋼城”,歸于寂靜。

        2015年,北京冬奧會的成功申辦,讓首鋼抓住了華麗轉身的契機。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組織委員會入駐首鋼園,園區內的筒倉成為冬奧組委的辦公樓,精煤車間與運煤車站被改造成國家隊冰上運動訓練基地,“功勛高爐”三號高爐變身工業文化展覽空間。而最引人矚目的建筑,當屬2020年交付使用的北京冬奧會比賽場地之一——首鋼滑雪大跳臺。

        首鋼滑雪大跳臺的設計,融入了敦煌壁畫中的“飛天”飄帶元素,飄逸的線條、多彩的配色,讓它成為工業遺址群中一處亮眼的地標。遠處有山脈,近旁有冷卻塔,背景是高高低低、帶著銹跡的煉鋼設備,這讓首鋼滑雪大跳臺成為最“酷”的冰雪運動比賽場地之一。北京冬奧會期間,諸多外國運動員表達了對“雪飛天”的贊許,一名美國自由式滑雪選手曾在接受采訪時說:“感覺就像置身于虛擬世界或網絡游戲中。”

        2月14日,北京首鋼滑雪大跳臺,中國選手蘇翊鳴在單板滑雪男子大跳臺資格賽上。次日,他獲得該項目冠軍。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雋輝/攝

        2月2日,北京首鋼園,當日首鋼園火炬傳遞的最后一棒火炬手劉博強點燃火炬臺。他原本是首鋼的軋鋼工人,如今是首鋼園運動中心運營管理有限公司的制冰工,成為首鋼轉型職工的代表。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曲俊燕/攝

        今年2月2日,北京冬奧火炬的足跡來到首鋼園。首鋼滑雪大跳臺總設計師、清華大學建筑學院院長張利持首棒火炬從首鋼園南門準備出發時,馬路對面的橋上橋下站滿了人,市民們在低溫中等待了兩個多小時,就是為了見證火炬出發的這神圣一刻。點燃火炬臺的最后一棒火炬手叫劉博強,他原本是首鋼的軋鋼工人,如今是首鋼園運動中心運營管理有限公司的制冰工。首鋼從“火”到“冰”的轉型,在一名工人身上變得具體。

        幾天后,首鋼滑雪大跳臺見證了充滿傳奇色彩的首枚金牌。2月8日,中國隊選手谷愛凌在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臺決賽第三跳中,做出了此前從未成功過的超高難度動作,逆轉奪冠,創造了歷史。這是自由式滑雪大跳臺項目的冬奧會歷史首金,也是中國女子雪上項目的冬奧會首金。此后,中國隊另一名小將蘇翊鳴又奪得單板滑雪男子大跳臺金牌。“雪飛天”在北京冬奧會共產生4枚金牌,中國隊攬下的這兩枚,都是歷史性的、沉甸甸的。

        自由式滑雪大跳臺比賽是北京冬奧會的新增項目,但通過轉換賽道上的可變剖面,大跳臺可以在48小時內轉換為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賽道,實現一臺兩用。冬奧會后,“雪飛天”還將承辦國內外相關項目的比賽,成為專業運動員的訓練場地,同時也是向社會開放的休閑健身場地。首鋼園的改造成為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眼中“令人驚艷”的案例,他把這里作為北京冬奧組委踐行可持續發展理念和節儉辦奧理念的典范。

        在首鋼園的地圖上,還有一片不小的區域屬于“服貿會”。2021年,首鋼園成為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的新增舉辦地,15座展覽場館建在曾經的焦化廠里,2021年國際冬季運動(北京)博覽會也順勢在這里舉辦。近幾年,科幻大會、電子音樂節、時尚發布會等活動紛紛在首鋼落地,足以證明這片園區的文化包容性和承載力。

        2020年11月1日,北京首鋼園三號高爐內部,一名參觀者從巨幅的科幻畫前經過。當日,2020中國科幻大會在這里開幕。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劍/攝

        2021年9月5日,北京,2021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首鋼園展區,在主打冰雪特色的阿勒泰展位上,觀眾與身穿民族服裝的工作人員合影留念。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雋輝/攝

        2019年3月2日,北京首鋼園,2019國際雪聯中國北京越野滑雪積分大獎賽首鋼站,選手們在比賽中。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劍/攝

        如今,首鋼園已經自帶流量。在社交平臺上搜索“首鋼園攻略”,網友們自發上傳的玩法介紹、酷炫“打卡”照令人目不暇接。近幾個月,受疫情影響,室內聚集活動受限,人們愛上了戶外運動。面積廣闊、配套齊全、文化特色鮮明的首鋼園,成了許多人周末“微度假”的首選。人們在群明湖畔支起戶外椅,在工業建筑的蔭庇處鋪上野餐墊,度過一整個悠閑的下午。6月18日,位于首鋼園核心區域的商業綜合體“六工匯”正式開放營業,連同此前已經開業的高檔酒店、餐廳、咖啡館,首鋼園的商業功能正變得越來越完善。

        十幾年間,首鋼園經歷了從悲情沉寂到重獲新生的歷史性變遷,以另一種姿態實現復興, 也以深切的家國情懷,見證了國家走向更加強大的征程。傳統重工業工廠變身集“體育+”、數字智能、科技創新、文化創意等產業于一身的綜合園區,高爐停止轟鳴,換來“雪飛天”上空的翱翔和人們行走其間的歡笑,更多的市民故事正在其中發生。未來,作為城市復興新地標的首鋼園,或許還將“解鎖”更多嶄新的角色。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曲俊燕 寫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曲俊燕】

    武警部隊發布網絡宣傳片《呼點》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2-06-19 14:38:09

    敦煌研究院將攜手騰訊建造全真數字藏經洞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2-06-15 14:59:32

    鐘南山2020年赴武漢車票等170余件展品亮相國博大展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2-06-16 13:00:00

    【溫暖一平方】一間溫暖的美術教室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2-06-14 20:53:13
    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电影